敬慧

    自小喜歡讀小說的我,總能在字裡行間,憑想像力找到閱讀的樂趣。但長大後發現,虛構的故事再也無法滿足我想了解世界的欲望,進而將注意力放在紀實文學或紀錄片上。讀高中後,因為在網路上發現《報導者》等新興媒體,開始對長篇深度報導感到著迷。這些為弱勢群體發聲的媒體,總能生動描述一場事件,以誠實完整的脈絡帶領閱聽人探究當事者經歷的事,其背後結構性問題為何、他們所經歷的如何反映出社會哪些面向的不公義…。

 

    在閱讀報導時,我看到文字的影響力不只在於勾勒出動人的故事情節,而是可以強而有力地替公義發聲,並有機會讓社會造成正面的改變;同時,當我越認識福音、厭惡罪,對真相與正義也越感到有負擔,想要將事實紀錄下來並告訴他人。

 

    很不幸(回頭看,非常感恩)大學沒考好,我去到一間沒有任何傳播資源的學校。在北大這幾年,心中偶有「是否該放下新聞夢?」的念頭,畢竟我所在的環境,不可能讓我學習新聞專業。直到升大三的暑假,透過介紹,我開始與台灣教會公報社的一位編輯合作。那位編輯曾是名記者,她很想栽培新一代的寫手。我們通了一次電話,她就放心地給我題目,讓我自行去採訪。那年暑假起,我開始累積採訪經驗,書寫不同人的故事,平均每個月產出一篇有關弱勢族群的報導。這正是我想做的事。

 

    去年暑假,我花很多時間想,也禱告是否申請新聞所,即便擁有一點經歷,仍不確定自己是否適合讀新聞。感謝上帝,最後讓我進了新聞所,但我想,這也與祂之前的帶領有關。是祂完美的安排,讓我進入傳播領域前,能在廣闊的學科中自由地學習,豐富我的視野。

 

    英文系給我宏大的世界觀,訓練我語言上的邏輯,也讓我有能力成為譯者、溝通及傳播的人;教育學程喚起我的社會責任,使我看見實踐「讓人有知的權利」的急迫性;歷史系及社科院的課,則教我重視不同文化、族群的存在,隨時反思基督徒如何接待並敬重與我不同,卻同樣被上帝視為寶貝的他者。一路上總有一些痕跡可看出上帝的帶領不是偶然,是這些學經歷,讓我有想從新聞的角度,實踐社會關懷的想法。

 

    雖然現今媒體環境看似糟糕、新聞工作者甚至被視為社會亂源,我也不敢說自己未來能當個多好的記者,但謝謝上帝,祂聽見我想替底層族群說話的小小禱告,為我開了門。不論會有哪些掙扎,期盼上帝能繼續在我心中顯明祂的旨意,幫助我帶著教育社會大眾的責任,在訊息與訊息之間當一名忠實的傳譯者,使人有知的權利,在這個後真相時代,透過文字,帶領閱聽者更接近祂的美善及公義。

 

    會醞釀出這些想法與禱告,絕不是我的道德感比較高尚,僅是因為蒙祂救贖,被祂的真實與公義所吸引。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,使公義如江河滔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