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薇姐妹

     感恩員東教會劉牧師的引領與佳音姊的帶領下,有這個機會服事青少年,感謝「得勝者協會」所創辦的理念讓我有這個舞台傳遞、分享、愛。

 

     成長的環境塑造了我有許多特別的經歷,學生也特別喜歡聽我的分享,課堂中常常看見孩子們紅了眼眶,內心的悸動與我交會時,反而讓我自問我的人生真有這麼悲慘嗎?我告訴我的學生們!我不是來分享我的悲苦人生耶!我是來分享如何運用智慧用對的方法從苦難當中「得勝」,這才是我站在得勝講台的最主要原因。

 

    我教的班級也很特別,在進班前,總能讓我碰到他們在講台前打架,一次是男男對打,一次是男女對打,各種亂象都有。上帝給我使命就來了,感謝上帝給我題材,課堂中我就融入時下情境,實際操練與孩子們溝通與示範,如何應對問題處理和情緒如何管理,當然我一定得來段飆演技戲碼…哈哈!讓孩子們哄堂大笑,解除尷尬緊張氣氛,從中進入主題讓孩子們留下深刻印象機會教育。想跟孩子們敞開心房與交通還真需要一點故事帶領…記得有一次要進班前的下課時間,導師突然換座位,把一位男孩子的座位調整到講台並列的位置,男同學長得又特別高大在同儕中非常突兀,現場很混亂每個孩子都在找新的座位,沒有人發現這個孩子忽然情緒失控推倒他的桌子,也抓起旁邊的椅子轉向導師的方向奮力從高處砸下,椅子落地時當下瞬間大家安靜下來,全都愣呆站在原地,此時上課鐘聲剛好響起,主場換我上場,安撫孩子願意平靜下來坐在位置上後,他一語不發低頭趴著,下課我跟他約在走廊上,我說你是不是受委屈了,是不是感受到自己很受傷?失控的情緒會後悔跟自責不安嗎?他點點頭或許是認同我們的互動,下一週這個又高又壯的男同學哭著跟我說:老師,謝謝您!我所有的壓力都解除了,一個孩子之所以有情緒,不單單是同儕關係,也可能來自家庭的壓力,父母的期待,一時之間所有壓力情緒不知如何宣洩一觸即發,感謝協會的精髓引導下,讓孩子認識自己、面對自己、挑戰自己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得勝者。

 

    在教學中,我不認為自己只是一位指導者的角色,我更覺得我是受惠者,與孩子的教學相長下,神醫治了我的軟弱,苦難成為滋養的養分,用愛來分享及感動。

 

    有一個學年,我教的班級很複雜狀況特別多,孩子把自殺當口頭禪,整個班上孩子壓抑不敢反抗、幾位同學暴動不受控制,老師的教育方式孩子們又無法認同,好爭戰的一年,終於到我可以下台一鞠躬的結業式,我開著車準備離校,走到校門口時衝出幾個孩子拍打我的車窗示意要我開窗,一看是班上最讓老師們傷透腦筋的幾個男同學,上課吵鬧、課堂玩電動、男男女女離開座位互坐把教室當成遊戲間……在這一天我發現他們長大了,他們七嘴八舌對我說了一些感性的話,遠處看著福利社的二樓走廊欄杆上一群孩子對著我說老師:老師我愛您、雙手比著大愛心時,好像一切的爭戰付出都變得如此美好。

 

    如果我們可以影響孩子的未來一個念頭,我們就喚醒一個孩子的人生,這樣的服事陪伴很值得榮耀歸給上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