賜杰兄見證

         朋友說:「你最神勇,倒在床上6年,還能夠起來行走!」   我曾在台北開麵食餐廳賣豬腳麵、雞盅麵、丁骨牛肉麵、雜醬麵,工作至少一天16小時,一天400碗,就想服務客人,不是為了賺錢,賺的錢是為了我能繼續服務客人。有一天太累,我突然倒在廚房,昏迷兩天,被每天會來吃丁骨牛肉麵的科技老闆發現,被送到國泰醫院由腦神經權威醫師手術治療。

       後來我被送回員林,曾經無法呼吸、喘不過氣,常送急診,醫生說要開刀,媽說不要再開刀,已經開三次了,醫師說,那妳就帶回去,媽媽就帶我回家照顧,本來有請工讀生幫忙,工讀生做不來就走了,媽媽沒有放棄,媽媽每天幫我抽痰、換尿布、翻身、餵食,那時候家裡的東西很少,沒有熱水器,她要燒水幫我擦澡,我躺在床上沒有意識6年,一路走來,感謝媽媽沒有放棄我。

  媽媽陪我運動走遍社區大街小巷,走到大家都認識我們,有一天媽媽被鄰居的狗撞倒骨折,開始坐輪椅,已經3年,換我幫媽媽煮三餐、幫媽媽手腳活動復健、給媽吃藥,最主要是讓她開心,每個早晨,我餵狗會叫狗來窗戶邊,媽媽就會離開輪椅走些路到窗戶摸摸狗的頭,開心地叫牠去運動,我特意讓媽媽多走些路。

我的狗名叫阿肥,吃肥肥結傻傻(台語是開心的意思),牠陪伴我從癱瘓到自由行走,醫師要我恢復聲音練「嘻嘿后哈」開嗓,我就丟球叫阿肥「去」「回來」 喊來喊去,有了狗兒陪伴,鄰居不會覺得我很奇怪。我的腦有裝引流管,開腦容易癲癇,要引流,吃的藥會讓我急躁,我用運動幫忙新陳代謝、紓解情緒,我也有褥瘡過,媽媽最辛苦,我比不上她,她很有毅力,癱瘓起來邁開的第一步是艱難的,我想我這一步如果沒踏出去,我沒辦法走第二步,最主要能夠恢復的動力是我感受到媽媽的愛!        牧師到家中探訪,他講我們是一家人,送毛巾等等日用品、送十字架。媽被狗咬,在彰化一個養護中心靜養,在彰化秀傳回診,我2個月以來每天早晨煮好吃的,8點多從員林騎摩托車到彰化陪媽媽到下午4點多,再騎車回家,我時常去看媽媽前,先到教會,牧師為我祈禱後出發,一切交給神幫我安排,我就撐回來了,我想如果我倒下去,媽媽怎麼辦?有時,半路上我吃提神助氣的中藥再繼續騎,還是上帝最有用,讓我回到家,有時我會迷路,上帝像曙光引導我回來,記得有一天,天氣太冷,我的眼睛變得看不到,我用爬的回到家。雖然我路不熟,我不懼怕,我在美國做日本料理那麼久,我不怕,反正往前走 三腳路到中山路,直的變橫的、橫的直的,經過稻田、大路小路,反正有主會帶領。

我的個性很倔強,我想做甚麼就去做。現在我覺得我很開心,來到教會有家的感覺,有無限的力量。能夠照顧媽媽,我這一生就是最大的榮耀和滿足了!雖然會有很多困難,能做的就做,不能做的就交給主!牧師拿紅包給我,我眼淚快掉下,我跟牧師說:我要的不是這個,而是一家人充滿愛的感覺!我和媽媽相依為命,家裡大小事,我就禱告交給上帝,上帝不會讓我承擔不起!感謝主!讓我又活了十幾年,活得愉快喜悅,往後有多少年頭,一切就交給主,恩寵沒有最好、只有更好。

我實在告訴你們,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,就是作在我身上了。馬太福音25:40